越橘
NEWS

梅子黄时雨

2020-11-22

  声明:,,,。详情

  梅子黄时雨,著名言情小说作家。2009年出版第一部小说《人生若只初相见》,作品文笔细腻清丽,以情动人,刚一上市便好评如潮,累计销量过四十万册,作者也跻身成为当代言情小说畅销作家。之后出版的每一部小说,都成为经典作品,其中《最初的爱,最后的爱》也取得了销量破二十万册的成绩,受到广大读者的青睐。2014年推出全新风格大作《遇见,终不能幸免》,2017年全新出版风格大作《似曾识我》。

  著名言情小说作家,于2006年年底开始在晋江原创文学网上连载,有人气作品:《遇见,终不能幸免》人生若只初相见》《最初的爱,最后的爱》《江南恨》《因为爱情》《青山湿遍》《锦云遮,陌上霜》《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》《恋上,一个人》《似曾识我》等多部中长篇小说。

  新婚前一晚,她对着宠物龟说:“苏小小,明天我就要结婚了。可他,不是把你送给我的那个人……”

  梅子黄时雨演绎纯美爱情物语,感情无关物质,无关门户,放手去爱!你与幸福之间,就是一个爱情的距离.

  2.平凡女子与的爱情童话,门当户对是不是绝对线.适龄女性的爱情宣言:放手去爱!

  都市白领赵子默,长年的独自打拼加上少年失父的经历,让她养成了冷静自持的性格,宛如浮世尘嚣中一枝暗香浮动的寒梅,即使钓上了金龟,仍不敢抱任何幻想,或许就是这份淡泊明静,吸引了情场浪子江修仁。在这场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纠缠中,江修仁怀疑自己的旬遥洪真心,子默也不做多想。门第的差异让他们一面热烈相恋,一面彼此冷视,可爱情总是来得那样猝不及防,子默耳鬓厮磨间的温暖,以及清冷里不鸦良旋经意的妩媚,教他一步步深陷,从此再也放不开。而江修仁蛮横态度下的温存,骄傲外表下的孩子气,也让子默的心一点点地融化,于是,他们清醒地看着自己一点点沦陷,都没有爱情至上的天真,偏偏算了堡燥订备自己的感情……

  我渴望重遇你,眼神渴望抚摸你,声音渴望企及你,最初的爱渴望走进最后的梦里。

  每个人有两次恋爱,最初的爱用来伤害,最后的爱用来成熟,N年后回首,为仍然相信爱情的人们,记录的爱情纪套嘱说念物。

  世家子弟言柏尧,时隔四年,再一次见到了在洛杉矶念书时的女友汪水茉,看她含笑往来于与各色男子的觥筹交错中,该死的是,他发现自己仍然如此思念她。然而他明白,他们是再也回不去了,且不说她与他分手三个月后就火速搭上了新男友,最令人无法平静的是,她还怀上过别人的小孩。

  汪水茉没想到,又见到言柏尧,四年前的穷学生,原来是风流倜傥的富贵中人。原来她想这辈子只能记住他的背影,只能怪她太天真,以为只是一场小小的争吵,却恰好演变成他离开她的借口,从此音讯全无,落她一人在大洋彼岸吃尽苦头,从前爱他有多少,如今恨就有多少。

  四年了,他们以为自己走出了很远,没料到,他们各自以为的过去,仍将自己牢牢地禁锢在当年洛杉矶那间小婚罪漏小的公寓里……

  四年了,他们没有中断对彼此的爱,但是这感情包裹在重重的怨恨中,穿上一身浑身长刺的盔甲,随时准备刺伤对方,究竟如何才能卸下心房,化往事为玉帛?

  关于江净薇,赫连靖风会告诉你很多,从如雪的晧腕到夜晚雕花门窗里散入的暗香。但有一件事,他无法告诉你,江净薇到底爱谁?他嫉妒,他发狂,但他爱的就是这一点。

  对于赫连靖风,江净薇觉得他像一把妹员晃晃的刀片,划过曲折而温柔的弧线,让人心醉神迷的,在她心上刻下几道痒痒的印痕。她喜欢,却默默,像是缠住了重重的束缚,直到变成了纤细的私语。

  赫连靖风:他是北方督军之子,表面上纨绔跋扈,实际精明强悍,一面处心积虑地对外扩张,一面提防着自己人的夺权阴谋。

  江净薇:她是江南司令的嫡女,在家族内部不受重视,因为母亲的悲剧,在感情上顺从地接受了和赫连家的包办婚姻,但拒绝付出感情。

  一场政治联姻将这两个陌生人连接到一起,从此豪门婚姻,门阀春秋,你方唱罢我登场。

  他要的是江山社稷,权位名利,她求的却是平淡的幸福。他不确定她是否在意他,她不知道她是否只是他的玩物。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当时读到的时候,还未识得愁滋味!如今懂得了,却宁愿为赋新词强说愁。明知前路茫茫,不知何处,她却义无返顾。他是否会懂得,她只是爱他罢了。隔着恩怨情仇,隔着是是非非,只是爱他罢了!

  ★他是否会懂得,她只是爱他罢了。隔着恩怨情仇,隔着是是非非,只是爱他罢了!

  阮无双:她是当朝宰相之女,生性淡然,无心权谋,但命运还是将她拉入皇宫,卷入宫廷之争。

  百里皓哲:他是当朝二皇子,文韬武略,满腹经纶。他迎娶阮无双,借助阮家的势力顺利登基,一步步登上权力的顶峰。

  他提醒自己,她是仇人的后代,不能对她动真情,却沉迷于她的似水柔情,渐渐忘却自己的初衷……

  若非失去她那一刻的蚀骨心痛,他还不知道,原来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对她情根深种……

  ——直到再次相遇的那一天,楼绿乔觉得,这无缘无故的恨是不是因为当年爱惨了他。——如果当年她没有认识他,该有多好。是的,如果一切能重头来过的话,她宁愿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。

  ——再也没有这样的人,陪我度过最初最美的时光,秦慕天觉得,此刻他煎熬在地狱的两端。

  ——是他的原因,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,让她离开了他身边,如今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,他活该。年轻的时候是如此如此不顾一切的爱着一个人,可是最后,他给她的只是背叛而已。所以这辈子,楼绿乔是不想再看见他的。可命运却真的让他们相遇了。他却依旧表现的情深款款,仿佛当年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般,仿佛他们从未结婚,也从来没有离过婚。一再的出现在她身边,亦触动了她已经深埋的伤。

  她与他是从小定下的婚约.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嫁给他,认为只是双方父亲的玩笑而已.然后当她跨入他所在的学校后,发现很多事情已经慢慢超越了自己的控制。

  她爱上了他,他给她的只是背叛.就算最终奉了他父亲之命娶她,但留给她的只是心伤而已。

  她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海面,悲凉地安慰自己,反正已经再没有可失去的了。已经跌到谷底的人生,大概除了死亡外,再糟糕也糟糕不到那里去了。

  ★可是,就她,单单就她,什么都没有。很多时候,无论在她的小屋子里还是在工作的地方,她总是觉得好像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站在漫无边际的旷野之中,四周都是一片黑暗。无论她怎么的喊,怎么的叫,都没有一个人回应她。

  ★世界上最美妙的一件事就是,当你拥抱一个你爱的人,他竟然把你抱得更紧。

  蒋正楠站起了身,对着她,嘴角轻扯,露出一个若有似无的微笑:“配合我演戏,直到叶英章死心。而你得到的好处,便是一笔足以让你生活无忧的钱款和你父亲在牢里的舒心日子。”

  她低头,静默了半天。蒋正楠看到她微垂着羽睫,目光定定地落在她自己的秀气的鼻尖上,仿佛定格了一般。蒋正楠放缓了声音,像似诱哄:“你只需帮我让叶英章死心,让他娶我妹妹为妻。”

  在悠长的岁月中,我们都曾经恋上一个人,为他(她)笑,为他(她)哭,为他(她)愁肠百结,不能自己。

  他给了她全世界最疯狂的情感,编织温柔陷阱让她步步沉沦,她如履薄冰,匆匆逃离

  他给了她全世界最浪漫的思念,而当繁华落尽,那些被压抑、被禁锢、被伤害的昨天,为何成了她最铭心刻骨的回忆?